喬亞的[畢卡索特展]觀後記 2011.10.14

我看畢卡索的畫展後記

畢氏說:[我小時候就已經畫的和拉菲爾一樣了,畢其一生是想辦法畫的和小孩子一樣。]

保持童心,維持那種創造的快樂、好奇、欲望與動機,會讓畫畫永遠是最大的享受,最棒的心靈饗宴。而這樣的心靈狀態下創造出來的東西,就能夠感動自己,當然也就會讓賞畫者,有類似卻又可以各自不同的美好感受。

進入畫畫世界的第一道門,是能夠畫得出內心想要表達的圖騰。當我們做到了,這個多彩繽紛的世界就被我們打開了。於是,我們可以是模仿大王,把眼睛看得到的所有東西都一五一十的畫出來、畫出來,人的世界本就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實體寶庫,單單這個大教室,就可以讓你窮其一生下不了課,這就是【寫實】。

如果,好奇心已經消退了,那就是進入第二道門的契機。用不同的筆觸,把色塊做適度的形狀安排,甚至使用不同於人類對該物件既定的顏色認知,我們仍然可以表達對萬事萬物的感情,自己的另一類對顏色、形狀、情景的感觸表達。觀賞的人,可以感受到我們要傳遞的-不論有形及無形-形狀及色彩性論述。這就是【印象】。

不論怎麼樣變裝仍然一眼就被看出[畫家在畫什麼]-不再讓我們感興趣時,我們就自然而然走到了【抽象】這扇門口了,輕輕敲門走進去後,想像的世界是無比的遼闊,它沒有任何設限可以阻擋,一顆米豆擺在畫當中也是畫,支離破碎的色塊拼貼再解體,也是一幅好畫,一個看似實體卻又虛無飄渺的色塊組合,讓觀者佇足不離、情感洶湧、安寧祥和、解脫釋放,更可以是曠世佳畫。

這是喬亞的【畢卡索特展】觀後記。
10/14, 2011